见证分享: 谭鸿来 Henry Tan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我很容易地就信主了。在犹他大学起起伏伏的校园绿草坪上,在几个月的圣经学习之后,我接受耶稣为自己的救主。

    我觉得圣经里所说的是对的,主耶稣是可以依赖的。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八日。美国盐湖城。十一月寒冷的冬天,高耸的瓦萨其山脚下。在暖暖的阳光下,和冰天的雪地里,我受洗为基督徒。

    我觉得自己一直有种对伟大力量的崇拜。我依然记得在北京念大学时读过的一首诗《爱的尼西亚信经》:愿你的国度降临 /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行在天上 / 我信你如信阳光、土地、/我与你订的契约 将带来源源不断的 / 福音 / 你是从光出来的光 / 从神出来的神 / 不是被造的 而是永生的 / 你赐予了生命 / 你的国永无穷尽。后来我才知道这首诗来自于马太福音第六章耶稣教导的祈祷词。

    神赐予我们生命。神造万物,为人所用。我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每天,太阳从东边升起,在西边落下。太阳围着地球在转,如此简单,每日所见。运动本来就是相对的。当我们看待生命时,地球是宇宙的中心。

    我曾经最大的期望就是成为美国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可以一心专注科学研究而不用去为经费发愁。要成为国家实验室的成员需要是美国公民,为此我等待了好多年。在我 成为公民的那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定了张去新墨西哥访问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飞机票。在伊利诺伊大学我们一直有与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合作研究,现在可以亲自去看一看,驱车开在新墨西哥一望无际的旷野高速公路上时,心情很激动。这里有世界上最发达的并行计算机,有最先进的实验设备。在这里科学家进行着世界上最一流的研究。

    在这里人们曾研制成功了世界上最初的原子弹,它结束了战争,显示了美国人的强大,也带来中国人八年抗战的最终胜利。胜利的另一面是痛苦,袭击了珍珠港、残杀了百万南京平民的日本人自己也惨遭原子弹的轰炸,饱受了多年核辐射的灾难。

    我在伊利诺伊大学的研究将被用在高性能炸药,和NASA宇航局的固体火箭驱动器。我突然发现,科学的进展在促进人类探索宇宙的同时其实也在悄悄地毁灭着自己。

    神造万物,为人所用。神让我们去快快乐乐地享用,而不是去传扬自己的名。我想起圣经里的巴别塔故事。这是历史的事实:当人类要建造一座通天的塔,来传扬自己的名时,上帝阻止并拆散了他们。

    于是我想更多做些民用方面的研究,来到苏格兰的阿伯丁,号称欧洲的石油之都,进行深海石油安全完备性方面的研究。

    上亿年形成的地下石油,如今已被人百年的时间里就用得差不多了。非但如此,深海石油的开采,也使得人为地震频繁出现。我们的大地将被我们自己所摧残。

    人类总在做极端的事。远在伊甸园时即为如此。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耳目,其上的果子可做食物。神对人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随便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以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死。”然而人吃了,被赶出了伊甸园。 敬畏神,遵守祂的诫命,这是人当尽的本分。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诗篇第一百一十一篇第十节。

谭鸿来         2010年12月29日



© 苏格兰 阿伯丁 中文教会 Aberdeen Chinese Chu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