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分享: 杨树栋 Yang Shudong

夕阳下,我看到了主领路的足迹 1

    罪性人生六十六载    浑然不知远离天父大爱
    瑰丽夕阳五十五天    茅塞顿开近靠耶稣主怀
    横批                小器晚成

    我是一个将奔古稀的草根俗子,“大器晚成”不敢当,但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传播天父大爱还是蛮有信心,故把“大”字改成“小”,以便自勉。

    今天,我要用我人生轨迹的突变和一串神奇数字 ,来见证天父无疆大爱和主耶稣的大能。这个突变是:五十多天前我还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和进化论的崇拜者,可仅过了二十多天,我突然彻底抛弃了“无神论”“进化论”,决志信主,对这个骤变,甚至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一串神奇数字是:66,55,44,33,11。

    在女儿的精心安排下,2011年7月1日我携老伴平生第一次走出国门,踏上了英伦大地观光旅游。第二天早晨,仰视苍穹,看到天是那么的蓝;眺望山川,看到大地是那么的绿;洁净的街道几乎一尘不染。远山绿树成荫,一片生机盎然。展翅盘旋的海鸥不时传来悦耳的鸣叫,令人惬意。当时我就想:大自然怎们这么偏爱联合王国的国民,给了他们这样和谐优美的自然环境?经女儿介绍苏格兰,英格兰的风土人情,我才明白:英国人注重环境保护,精心呵护自己的绿色家园,秀美的山川全是大自然的恩赐,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功不可没。

    7月3日,我和老伴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教堂,去体味基督徒对上帝的敬拜,目的是了解英国人的生活习俗,也是好奇心使然。从那天开始到昨天(8月27日)整整是55天。我这个上帝的不孝儿女,此时还认为宗教是一种迷信,物质世界不可能存在“神”。可是看到教堂里的男人,女人,长者,年轻人,唱颂歌时都那么投入 ,牧师讲时听得那么专注,祷告时都那么虔诚,是我起了疑惑:难道绅士风度十足的英国人都那么愚昧?我这个不发达国家的公民头脑真是那么清醒?搞宗教迷信的人文明程度为什么还高于“破除迷信”的人?当无意中与他们的目光相遇,他们都报以灿烂的笑容或道一声“hello”。礼拜结束后,教徒们热情地招待我们茶点,并对我们来到他们教会表示欢迎,对我们这“外邦人”的友善令我们小有感动,使我对基督徒油然而生敬意。

    女儿的几个好友是华人教会的事工,听说我们到来并且去了教会,立刻给我们送来福音书刊,7月5日,也就是距昨天(8月27日)整整44天时,我开始研读这些书刊,书中流畅的文笔紧紧抓住了我的心。里程的《游子吟》,微言的《科学与信仰》,以及《举目》。《海外校园》等杂志,像磁石一样的吸引了我,是我如饥似渴的读起来,欲罢不能。厌倦了官话套话的我,长时间没有读到这样脍炙人口的久违了的文章。书中列举的无可争辩的事实,无懈可击严禁逻辑推断,彻底颠覆了我所信仰的“无神论”“进化论”。我吃惊地发现,自以为明智的我,竟不知每个人都有罪性,竟全然不知主耶稣因为这罪性被钉十字架,我对主用鲜血和生命来救赎人类这一震撼人心的奉献竟然那么麻木!这麻木此刻化作一股凉气从头穿越至脚,令我胆寒!我为昏昏然六十六年无比羞愧。

    7月26日,我们去伦敦观光,出发前我跟家人宣布了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从今以后,我要追随耶稣,把基督教作为我余生的唯一信仰,拜读《圣经》直到肉身生命的最后一息。夫人和女儿非常支持我的这一决定。沐浴大爱的幸福感在我的血液中涌动,心里如同升起一轮朝阳,驱散着我头脑中的阴霾。这一天,据昨天(8月27日)正好是三十三天。

    从伦敦归来后,决定彻底铲除我的一个害人害己的恶习-----吸烟。我是在四十多年前的“文化大革命”那场灾难中当“红卫兵”时染上了吸烟的陋习。我发现,基督徒几乎没有吸烟的,基督徒“吞云吐雾”是对神的玷污,是给广大基督徒抹黑,既然决志从主,就必须把烟戒掉。

    然而,对于一个四十多年烟龄的烟民,戒烟谈何容易!离开了吞云吐雾的悠然自得,我抓耳挠腮,心烦意乱,把忍耐度发挥到极至,才勉强坚持了24小时,第二天实在忍受不了又吸了几支。可是,决志跟随主,不戒掉怎么能行!能否戒烟成功是我真心奉主还是假意奉主的试金石,再大的难处我也要越过去!于是,我把自己关进卧室,虔诚地跪下来祷告:主啊,给我信心,给我力量,给我坚韧,让我摆脱吞云吐雾的诱惑,远离烟草,阿门。令我意想不到的奇迹真的出现了,第一天祷告后,难受得程度骤减了50%,第二天祷告后又减少了40%,第三天祷告后,就没有了对吞云吐雾的依赖感,第四天以后这种依赖基本上完全消失。到今天为止,我四十四年来第一次连续11天没吸过一口烟!!我兴奋地告诉大家:我戒烟成功了!天父的大爱,主的大能,在我身上显灵了!以前,夫人和女儿经常声讨,因为我吸烟造成他们被动吸烟,让我戒掉,当时也想戒,可是仅仅戒了几个小时,吞云吐雾照旧。没有主的大能,戒烟只能是个梦,对我来说,把铲除身上的第一个作孽(吸烟)作为对上帝的见面礼,去投入主的怀抱,我喜乐心情难以用语言形容。

    六十六岁的我,五十五天前在异国他乡首次零距离接触基督教,四十四天前接受福音,三十三天前决志信主,十一天前摘掉戴了四十四年的“烟民”帽子。这六十六,五十五,四十四,三十三,十一凸显规律性的数字,真的就是一种偶然巧合吗?数学的“概率论”原理告诉我们,这种巧合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人,同一件事上!因为它发生的可能性是多少亿分之一。这分明是一串闪光的足迹--------主为了让我投向天父大爱怀抱而引路的足迹!夕阳下,这足迹是那么金光耀眼!

杨树栋         2011年8月28日



© 苏格兰 阿伯丁 中文教会 Aberdeen Chinese Church